• 1
  • 2
  • 3
您当前位置:德宏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 清风苑 >> 勤廉风采 >> 浏览文章


今天我当班—— “奇葩”法官李江润
发布时间: 2019/6/15 9:21:13 来源: 德宏团结报
  •        今天我当班—— “奇葩”法官李江润

    李江润改变了崔欢对执行法官的印象。

           阳春三月的清晨,依旧寒气逼人。

      3月7日9时,一切就绪准备出发办案的李江润,被一通电话打乱了计划。作为一名执行法官,他早已习惯了应对计划之外的事情,原来,是某市农村信用社的法人代表与代理律师,从瑞丽赶到芒市,要与执行法官沟通案件情况。

      “请你们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要综合考虑所有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请各位理解和配合。目前,我们考虑的执行方式有这样几种……”接待案件当事人,一如既往的热情又不失严肃。言谈中,李江润总是能抓住重点,毕竟他一年办结了近百件执行案件,说“姜是老的辣”一点都不为过。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副楼三楼执行局会议室里,李江润与某市农村信用社法人代表熟练地翻阅着一摞卷宗,就案件的具体细节和执行方式作进一步沟通。

      “请各位放心,无论哪种执行方式,你们都享有优先受偿权。”李江润的这句“承诺”,为法人代表拂去了满脸的愁云。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10:30。窗外的阴云、屋内的寒气渐渐散去,阳光悄悄地照进会议室里,映在李江润胸前的法徽上,让人感觉很暖。

      李江润背上挎包走出办公室,左右手还各拎着一个文件包,身后的走廊上,是“云岭总攻 决战基本解决执行难”宣传展,这里有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向执行难宣战的誓师合影,而李江润就是其中一员。

      “传唤被执行人程序较为复杂,执行成本过高,而且被执行人多数不配合,所以大多情况都是我们去见他们。”李江润笑了笑。

      到达瑞丽已是中午。此时,李江润接到一位北京律师的电话,对方表示今天下午他将飞抵芒市,因事情紧急希望今天就与承办法官进行沟通。“如果能顶得住,中午就不休息了,司机师傅就在车上小憩一下吧!”

      简单的工作餐十分钟结束,李江润一行驱车到瑞丽市阿倍德商贸有限公司。印有“法院”字样的公车尚未停稳,公司法人饶某某就热情地出来迎接。“感谢你们当时拍下了这个涉案标的,我们才有执行款兑付给债权人。这次来,是兑付给你们当时垫付的过户费用,但需要你签几份文件。”李江润向饶某某陈述来意。

      饶某某按着李江润的要求,书写领款申请书和账户信息、签字,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但他垫付的9万多过户费已经近3年了,因为案件复杂,直到今天他才拿回这笔钱。

      “等钱划到饶某某的银行账号,这个2016年的案子就执行终结了。”李江润如释重负。

      简短的寒暄之后,李江润一行赶到金星南亚红木文化城,等待一个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被执行人的授权委托人蔡女士。

      “毕竟是被执行人的代理人,我们穿着法官的制服去办公室,可能会对企业形象造成影响。”李江润这样解释为什么不直接去当事人的办公室。

      正午的太阳,晒得人皮肤生疼。金星南亚红木文化城旁有一家饭店和一个小吃店,摆着几张餐桌,仅有两三张有遮阳伞,但都有顾客。

      李江润坐在迎着太阳的凳子上,把较凉爽的位置留给了蔡女士和助理小王,他详细地向蔡女士介绍被执行人需要配合的事项,一项一项核对被执行的财产清单以及评估报告,征求被执行人的意见。

      汗珠慢慢浸润了李江润的脸颊,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是耀眼,就像他胸前的法徽。

      他把座位向后挪了挪,怕汗珠滴在卷宗上。

      烈日当头,行人寥寥。饭店厨房的噪音、强烈刺鼻的油烟,与李江润正在做的工作,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请法院依法办理就好。”蔡女士在执行笔录上签字完毕,李江润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14:30,李江润到瑞丽市政务大厅行政审批局窗口,请求查询冻结云南兴某实业有限公司的股权,之后到瑞丽市人民法院接待另一位申请执行人的代理人……瑞丽要办的几件事都顺利办完了。

      “请你再等等,还有1个小时我们就到芒市了,到时候跟我们一起到食堂吃饭。”在瑞丽办案期间,李江润接了几次北京律师崔欢的电话。这次,崔欢专程从北京飞来芒市,了解查询冻结云南兴某实业有限公司股权案件进展情况。

      因为案件的执行标的为股权,涉及省份较多,作为执行申请人的代理律师,崔欢要到涉案几个省份的多地法院跟进执行进度,其中就包括德宏。虽然没被确定为主要执行法院,但李江润作为执行法官,带领助手跑过省外多家法院,只是收获甚微。每次有进展,他都会主动电话联系崔欢,沟通案件情况和新发现。“有时是周末,有时是下班时间,李法官好像什么时候都在办案,没有上下班之分。什么时候联系,都没表示一丝不悦。”崔欢说,执行案件多为复杂难办的案子,自己也跑过全国各地多家法院,与多位执行法官打过交道,实话实说,对个别法官的冷漠和敷衍早已习惯。

      “拍照可以,但我还得提醒你切勿上传网络。”在办公室,李江润把收集到的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一项一项认真地跟崔欢沟通,并提出自己对案件的分析和对下一步执行工作的建议……

      “李法官简直就是一个‘奇葩’。”崔欢说,李江润这样的法官,自己还是头一次见——为人谦虚、热情主动,对案件非常上心。

      19时的芒市,大街上已是车水马龙。

      办公楼很安静,只听到崔欢用手机拍摄案件文书的快门声和李江润作执行笔录的沙沙声。

      “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李江润起身与崔欢握手道别,送走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一如既往面带微笑,似窗外的斜阳,很暖。